冠通棋牌-金豪棋牌官网-36棋牌游戏-巴士棋牌下载

400-8888-8888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用精神之光 照亮艺术之路——评黄青玲的绘画
2020-03-26 01:50:10

  黄青玲(女),1967年生于安徽桐城,现居安庆。自幼酷爱绘画,平时阅读并研习《中国美术史及作品鉴赏》、《芥子园画谱》、华三川的《名家仕女》等,对《米开朗基罗传》也有所研究。

  花鸟画师承安庆大学美术系孙浩群教授;山水画师承韦远柏大师(李可染先生的弟子);人物画得到安徽名家何其老师的真传。除了跟随几位老师学习之外,时常会登门向当地一些绘画名家虚心请教,以求指导和匡正。经常独自去园林或家乡龙眠山写生釆风,对一山一石、一花一树细心观察描摹,对古代仕女画的结构、服饰反复揣摩,并广泛搜集历史人物故事以做创作素材。

  现为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诗书画研究会会员,安徽省江淮诗书画研究院优秀画师,皖江书画院特聘画家,中国桐城派书画院兼职等。

  2011年出版《黄青玲画集》,参展并获奖的作品有《奔月图》、《皖君春晖》、《慈航普渡》、《龙眠山龙眠河》、《荷塘月色》、《富贵吉祥》、《高山流水遇知音》。其作品山水、花鸟、人物涉及面广,造型严谨工整,笔法灵动提炼,色彩鲜艳,雅俗共赏。近年来艺事日精,但仍潜心绘画不倦,沉浸其中,乐此不疲。

  作为一名画家,黄青玲有着敏锐的观察、体会、发现、捕捉的能力,她的视觉语言中带有形象性、理想性和感受力。她倾向于将现实与理想融为一体 将外在与内心合二为一,将热爱生活、 崇尚生命的情感倾注于色彩之中,将传统绘画精华吸收到自身的创作元素中,从而创作出一幅幅形象生动,意蕴丰富,角度新颖的作品,使绘画成为她表达审美思维的一个最合适的艺术形式。在绘画实践中,她努力用精神之光,照亮艺之路。

  黄青玲初次接触绘画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那时她带着强烈的好奇心观察起衣柜的玻璃门上,或在木制的床眉上方的玻璃格上绘制出精美的图案,其中有荷花、茶花、菊花、梅花、还有各种飞禽鸟类,画得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红红绿绿的色彩很明艳,顿时她觉得整个房子都亮堂了起来,这给她带来了快乐。到了九十年代因为内心狂热的追求绘画梦想,她几乎是白天连着夜晚画画,专心致志,废寝忘食,几乎达到了忘我的境界。为了提高绘画基础,她一门心思的寻找各类绘画作加以学习和研究,细心体会。再之后她成了著名画家韦远柏的入室弟子,应该说这是她在绘画道路上正式迈开的第一步。从这个时候起她开始对绘画由感性上的爱好上升为理性的追求,上升到精神层面的自觉意识。她开始广泛涉猎中国传统的绘画艺术,上至宋元明清,下至民国时期以及现代名家的经典绘画之作,并反复揣摩其中的技巧和意味,感受大师们的运笔方式、语言特色和内心境界。她观察宋元时期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图、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南宋)马远《对月图》等,宋画特点之一笔墨浓重粗壮,沉雄之中见精微,咫尺千里,气势磅礴,景境中富含诗意。而元代倪瓒个性独特,正如他说:“仆人所谓画者,不过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耳。”经年累月的日复一日的。她很长时间沉迷在古人的墨迹之中……在多年的学习与借鉴过程中,她不断探索、践行、积累,努力创出一条新路子,逐渐形成自己的个性化风格。而个性化艺术是每个画家最珍贵的品质之一。

  纵观黄青玲的绘画,主要有三种类型,一是人物,二是花鸟,三是山水。每一种类型的绘画都有着她自身的创新元素和笔墨语言,外在形象生动,内在意蕴饱满,揭示出她内心世界的丰富性,她对事物的热爱与呈现,她对色彩的敏感与渲染,她对构图的新颖与准确以及她对风格特色的追求。下面笔者对她三个绘画的类型逐一分析,与读者一起分享黄青玲绘画艺术的心路历程。

  中国人物画历史悠久,远古的彩陶上、岩画中都留有以人物活动为题材的纹样和符号。史料记载,早在春秋时代就有表现人物的绘画。人物画的意义在于展现人物的形体美、姿态美、风貌美,最后归结为生命美。但表现美的笔法多种多样,各领风骚。黄青玲的人物画大都以古代仕女为原型,加以创造性的发挥,画出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无论是历史记载、神话题材还是民间传说,都渗透着她自身的审美情趣,也反映出她对人物的理解与感受。其间既有历史元素,也有现代意识,在时空交错中体现出作品的丰富性。她的人物画既有外在的风貌,也有内在的神韵。以生动和富有韵律的组合见长,并注意环境和色彩对画面气氛的烘托和渲染,线条劲健。色彩匀净。其人物画的背景亦真亦幻,梦里梦外,给人一种朦胧奇幻之美。有着纯美的艺术境界。她的成名作之一《奔月图》的创作动因来源于2003年,由杨利伟乘坐长征二号火箭运载的神舟五号飞船首次成功发射进入了太空,这一事件给了她很大的震撼,也她带来创作上的灵感。几年后她便以这次火箭发射太空为图景,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完成了这幅人物画系列作品。《奔月图》在嫦娥奔月图的背景上表现出人物的精神风貌。一笔一划,一动一静,一形一神不仅再现了历史传说中的美感形象与传神姿态,也体现出作者对人物的准确理解和深刻感受,更重要的是她将现代科学意识带入这个古老的传说中,历史传说与现代科学在一幅画里奇妙的相遇了,具有穿越时空的震撼力。她的人物壁画《皖君春晖》是一幅优秀之作,画中的七个仙女围绕着一个中心人物翩翩起舞,姿态各异,优美动人,其画面布局合理、层次分明、构思巧妙、笔致入微、意味含蓄。在诗意的渲染中,在春晖的光芒中浸透着人物的勃勃生机、美的律动和生命的希望,呈现出作者的理想主义精神,从中可以看出作者有着一定深厚的绘画底蕴和造诣。她的《龙凤呈祥》中的人物姿态各异、形神兼备、明暗匀称、内外呼应、动静结合……其悠远的意境、唯美的风格,诗性的表达,无不体现出作品在自然运动中的灵活多变,充满活力的视觉形象和妙趣横生的韵味。她的《迎春图》充满了人性的温暖与关怀,生命的奔放与朝气,精神风采与人性之美。

  中国花鸟画的立意往往关乎人事、关乎心灵、关乎感受、关乎体会,关乎发现,并具备创造性和揭示性,从自我审美情趣中创造出花鸟形象,而不是照抄自然,有形象而无神韵。优秀的花鸟画往往是抓住动植物与人们生活之间的联系、思想与情感之间的联系而给以强化的表现或艺术的渲染。黄青玲的花鸟画善于挖掘内心资源,通过花鸟的呈现传达她对人生的思考和对生命的感悟,努力在艺术题材和表现形式上的突破创新。其绘画点面相应、浓淡相融、疏密相间、笔墨相向、意趣相合,不仅体现出作者构图的功力,也反映出她富有个性的审美思维。她的作品《梦醉大唐》在突出中心主题的同时注重对形象的刻画和把握。作者以近距离的笔法表达出悠远的意境,以繁华的大写意,以茂盛的渲染再现出大唐般的盛世景象,这景象折射出一个全盛时代的风貌,作品具有隐喻、象征的寓意,这种本体的象征有着含蓄之美。黄青玲在花鸟形象中倾注了心血和热情,美学观念和艺术技巧。她的另一幅作品《常春吉祥图》中两只美丽的孔雀立在花丛中,其构图意指分明,语言走向准确,突出了孔雀生动而美好的姿态,在回头的一瞬间,表达出孔雀内在的神韵和生命的形态。她通过花鸟画表达对自然事物和人生社会的深刻体验和敬意。

  中国山水画家所追求的是一种比如实描绘自然界的林木山川更深远、更流畅、更感人的美,这就是“意境”所在。当的大自然中的山水引起人的某种情思和共鸣时,当人的内心与外界产生碰撞时就会闪出艺术的火花,就会出现情景交融、意义相随、内外合一的境界。这个“境界”就是绘画中的精髓所在。杰出画家、绘画理论家顾恺之先生在理论上提出了“意存笔先,画尽意在”、“迁想妙得”、“以形写神”美学思想,代表着中国艺术和中国美学的一个鲜明特色,也代表着中国绘画艺术高度成就的优秀传统。黄青玲的山水画就是在学习中国传统山水画精髓的基础上,不断提升自己的美学思想和精神境界,并在绘画实践中加以创造性的发挥,以寻求自己独有的表达方式。她将时代的气息和生命的感受赋予山水画的灵魂,只有灵魂才能稳住山水中的每一个事物。灵魂是支撑绘画生命力的重要因素,一幅画如果没有灵魂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黄青玲的山水画具有对内在本质的升华和精神的洗礼。在韵律回旋、情意绵长中有着曲径通幽、豁然开朗的境界。她在绘画践行中努力抵达“造化”与“心源”的统一,外形与内神的统一。在“形”与“色”中,在“笔”与“墨”中抒发对自然山水的情感。水的柔情、山的俊美、树的生机、云的缭绕,山在水中,水在山间,山光水色,交相辉映。画面里的小桥、流水、人家,呈现出故乡般的诗情画意,从某种意义上揭示出现代人对故乡的怀念,这个“故乡”不仅是地理位置上的,更是精神的家园。因此“乡愁”构成当代艺术精神的元素之一。尤其是在目前这个喧哗与躁动的时代,后工业文明的发展已经将我们曾经的“故乡”变成了一个个遗址散落四独。当我们行走在这些遗址中,心中充满了对故乡的眷念。故乡的小桥、流水、人家,构成了现代人躁动灵魂的避难所。现代人在不断的迁移中背井离乡,离自己的精神故乡越来越远。因此“乡愁”题材在不同艺术中获得充分的反映。从这意义上说,黄青玲的山水画有着深刻的主题思想和象征意义,体现出现代人对未来的精神期待和诗意瞻望。

  综上所述,黄青玲绘画中的三大主题,表达出画家的美学理想和艺术风格,她将绘画视为生命中一个不可缺少的部分,她用一颗诚挚的心触动她所热爱的事物,她用内心的色彩倾注到每一幅画里,她用灵魂的活力赋予作品的生命力,她在绘画艺术道路上践行探索,从不懈怠。她最理想的绘画总是在下一幅,她在满怀希望中不断耕耘,不断前行。为此,我们有理由相信黄青玲在今后的创作中会为我们带来更好更成熟的绘画作品。

联系人:张经理

手机:13800138000

电话:020-88668888

邮箱:mojocube@qq.com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天粤垦路88号